<table id="Q489"><samp id="Q489"></samp></table><table id="Q489"><var id="Q489"><del id="Q489"></del></var></table>
        <blockquote id="Q489"><strike id="Q489"></strike></blockquote>
        <big id="Q489"><blockquote id="Q489"></blockquote></big>
            <var id="Q489"></var>
            <progress id="Q489"><samp id="Q489"><sup id="Q489"></sup></samp></progress>
            <delect id="Q489"><div id="Q489"></div></delect>
              <table id="Q489"></table>
                  <progress id="Q489"></progress>
                  <samp id="Q489"><em id="Q489"></em></samp>
                    <progress id="Q489"></progress>
                  <progress id="Q489"><blockquote id="Q489"><sup id="Q489"></sup></blockquote></progress>
                  <table id="Q489"><var id="Q489"></var></table>
                  <dfn id="Q489"></dfn>
                    <progress id="Q489"><var id="Q489"><sup id="Q489"></sup></var></progress>
                        <blockquote id="Q489"></blockquote>
                        <samp id="Q489"></samp>
                            <label id="Q489"><div id="Q489"><del id="Q489"></del></div></label><dfn id="Q489"></dfn>
                            <samp id="Q489"></samp>
                            <table id="Q489"></table>
                            <progress id="Q489"><samp id="Q489"></samp></progress>
                              <dfn id="Q489"><option id="Q489"></option></dfn>
                              原创

                              第868章 不准显露武功-权宠天下元卿凌宇文皓师父-

                              一丝紫气入体,让宁北睁开眼,深邃眸子完全是紫色瞳孔,渐渐消退,随后收功一口浊气吐出。 嘭! 房顶屋檐崩出一个洗脸盆的坑。 宁北豁然起身,皱眉:“战神诀第二转这道瓶颈,还真是难破??!” 随着清晨大亮,苏清荷站在宁北房门前,小声试探喊道:“宁哥哥?” 一分钟过去后。 苏清荷娇喝:“臭宁北,你给我开门,昨晚答应的好好,送我去学校,你人呢?” …… “臭懒猪!”苏清荷娇喝不止。 宁北双手环抱,站在后面静静看着她娇憨生气的样子,莫名觉得有几份可爱。 苏清荷本就很漂亮,鹅蛋脸精致无暇,黛眉如画,身材窈窕,出身苏家这种豪门,气质更是不弱于任何女孩。 “骂这么久,口渴吗?”宁北淡笑。 苏清荷狐疑回头:“你昨晚跑哪玩去了?” 宁北笑了笑。 苏清荷贼兮兮说:“你不给我说,我就告诉秦姨,你昨晚偷偷去夜店!” 宁北嘴角微抽,转身牵着她冰凉柔荑,走出宁家大门。 还有半个小时,就是她的考试! 随着一辆黑色轿车稳稳停在门前,司机下车开门:“大少爷,苏小姐!” 现在宁北为第三代苏家嫡长子,身份地位自然不用说。 在车上,苏清荷追问:“你昨晚去哪了?” “你在北境十三年,那边好玩吗?” “听说那边有世界第三大的沙漠,是不是经常能玩沙子?” “你上过大学吗?” …… 苏清荷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简直像个好奇宝宝。 苏清荷天性好奇,不过也属于现代女孩独有的样子。 要是搁在北境,在宁北面前,北凉军十大军团,百万将士无一个敢在镇北王面前放肆,都是拘谨无比。 其实宁北不排斥这种苏清荷性格! 北境十三年苦修,经历过腥风血雨,也见过大风大浪,铸就宁北处事不惊的性子。 宁北淡笑:“我昨晚在明堂修炼,北境不是玩闹地方,那里是边疆,你想听的故事,都是饱含血与泪,那片沙漠很荒芜,千里无绿草,百里无人烟!” 苏清荷静静听着,车子已经到了汴大门口。 司机恭敬说:“苏小姐,到了!” 苏清荷刚下车,就有她的同学,远远看来。 有位红裙女孩活泼走来,大长腿匀称雪白,狡黠一笑:“哇,大才女,今天竟然有人来送你,宁家的车子,让我看看是谁!”

                              本文页面地址:www.fj-pupil.com/txt/197860/60871630.html

                              精美评论

                              Comments

                              意细
                              可发现越聊越无聊。

                              思想如钻子

                              黄佳坤
                              此生不悔
                              秃鹰
                              世界上最美好的一件事是当你拥抱一个你爱的人他竟然把你抱得更紧。

                              其它导航:

                                意大利毛茸茸在线观看 影院在线观看老湿 日本18禁尤物